Aaaaaaaa

👨🏻‍🎨

定_位_追_著_

注意⚠️本文為借梗⚠️

原梗來源 @亓素  [我愛這個小姐姐❣️]

已經過原著同意!⚠️

⚠️本文的溫寧不是軟軟的天使了!會有切黑,很厲害的黑客👀💦

✨如果以上都ok→✨




        黃底紅感嘆號的警報符號閃爍在暗暗的電腦屏幕。一聲又一聲的警報充斥在屏幕前那少年的腦內。


       “嘖。”鍵盤聲從一開始就沒有停下來,少年碧綠的瞳孔充斥著令一般人一看就頭疼的密密麻麻的綠色程序文字。雙手在鍵盤上不停跳躍旋轉,隨著秒針一點點劃過時間,少年飛舞的雙手滿滿聽了下來,皺著的眉也慢慢放鬆下來。隨著視線最後一次滑過屏幕,最後一聲警告聲停止。淡淡的清紫底圖上祇有一個簡潔大方的頁面,少年輸入了幾段亂碼,“滴——”悅耳的響聲短暫又急促的敲擊耳膜,少年有點不滿的抱怨:“不愧是江氏集團存絕密資料的地方唔……想要完美的黑進去果然是有點難度呢——呼啊——”黑髮綠瞳的少年用力的伸了一個懶腰,拿起一邊的薯片把自己丟到大大的轉動椅裡面,好奇的看著在地下黑市保守估計值上千萬的絕密資料,如果有人想要搞垮江氏,只用一點點這裡面的東西就可以讓那個名揚海外的大集團瞬間支離玻碎。但是那個成功入侵了這個不得了的絕命網址的少年居然不是為了用這些資料拿去交易。他吃著薯片,小聲的低喃一個名字。“江澄……嗎?”

      這么說著,少年空出一隻還沾著薯片調味料粉末的手敲擊鍵盤,劈裡啪啦的調出一個又一個江氏集團高層管理的不可公開資料,少年的指尖跳躍了很久,但是當他快要失去耐心的時候看到調出的某一份文件的時候手指聽了下來,目光聚焦在屏幕上。


        “找到您了。”少年舔舔沾有少量薯片碎末的嘴角,收回舌尖露出了一個漂亮的露齒笑。






————————————






         5:59,江澄很不情願的从工作里抬起頭來,看著響了很久的手機嘆了口氣——他的助手又打電話催他睡覺了。粗暴的拿起手機,猶豫,確定,接通。“w……”“澄哥我求您睡一個小時也可以啊!!!”江澄話只發出了一個音節就被對面的人搶去話頭,江澄眉頭一皺,很不爽的直接把電話掛斷。“真是……”


        但江澄聽了助手的話也反應過來了,他的助手在他工作的時候也要跟著工作……




        順便一說,江先生已經有48小時和59分鐘在連續工作了。


        為了一個為期三天的重要大型論談會議。


       International economic conference.簡稱LEC。這是一個資本家和生意人的天堂,國內外許多知名的大企業齊聚一堂,還有它不僅僅只對上等人開發,它歡迎所有有錢的企業和生意人,大客戶和千萬的合同要多少有多少。








所以説在哪裡談生意爽到爆啊。







        江氏就是一個許多人想合作的企業,它雖然不是什麼世界第一什麼中國第一的超級jb炫酷的大企業,但是它的穩定性,高利潤,好回報,涉及的層面多是很多人有目共睹的。


         明明只用準備一些重要的近幾年的年度各方面數據和一個迂腐繁瑣的發言稿就可以了,可是這屆的懂事會突然腦袋靈光,說什麼多多做好準備就可以收穫更好的收益和長期合作夥伴。



        然後江澄又是一個乖仔,於是他就忘我的開始工作了……


        江澄煩躁的抓了幾下頭髮,原本被髮膠固定得一絲不苟的黑髮變得淩亂,幾撮黑髮無序的搭在男人俊美的臉頰上,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心跳都慢半拍吧?


        那男人拿起今日的安排,發現除了必要的是多了一項——“安排技術部新人到指定的工作崗位”他看到時疑惑了一下,想“為什麼新人的安排會在我這?打印錯誤?不,不可能。那是應為什麼呢?”



        在冥思苦想了2分鐘之後男人恍然大悟“好想來的是岐溫的前開發部、電腦技術在整個集團都是數一數二的……然後這次來是為了幫我們哦……”


————————————

感謝您的耐心!❣️


单子_(:з」∠)_

色差恶心(´・_・`)

又失眠了……感觉现在身旁只有恐惧……
浓稠到让我透不过气……

我又像一个神经病一样用窒息感来获取快感……
我怎么这么恶心……

想要_(:з」∠)_